Skip to content

中国版盖茨比许家印


与王石的落寞相比,豪客许家印的恒大资产规模即将破万亿,他是如何做到的?

文|王芳洁    编辑|米娜

8月31日,香港。中国恒大集团(00033.HK)的中期业绩发布会,公司董事局主席许家印没有出现。

如果许家印来了,面对与万科有关的问题,他可能会想起9年前的那段灰暗时光。据新浪微博实名认证网友爆料,2008年第一次赴港IPO失败后,恒大资金链几近断裂,许家印曾登门向万科集团董事长王石求助,但王石拒绝了他。

时移世易,9年后的今天,王石正经历万科控制权危机,近一年的上下纾解后,王石的赢面似乎不大。而许家印已是七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包括新三板在内的A股及H股)。

一种猜想正在蔓延,万科会是许家印控制的第八家上市公司吗?就在8月,恒大两次从二级市场收购万科A(000002.SZ)股份,现在已是万科的第三大股东。这增加了万科控制权的变数,因为许家印不会是王石的“白武士”。此一役,恒大的同盟军还包括新世界集团和中渝置地,这两家公司的老板郑家纯和张松桥是许家印的牌友。

街头落魄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随着中国恒大的资产规模逼近万亿,许家印一脱草莽之气,交往者冠盖云集。他的朋友圈里,既有港商巨贾,也有互联网新贵。在很多人眼里,这位朋友圈的主人简直就是中国版的盖茨比,虽已富可敌国,但终究是草莽出身。2016年,中国恒大进入世界500强,在这个时刻,关于许家印的报道,很多人关注的焦点仍然是:他曾当过几天掏粪工人。

没有人知道,许家印是否介意这样的追溯,他正把自己“藏”起来。他如今有很多身份,如全国政协常委、最大的房地产公司老板、未来的金融控股集团董事长、慈善家、丈夫和父亲,中国恒大总裁夏海钧劝记者:“要习惯许老板不出席公司半年业绩发布会,毕竟他的公务活动越来越多。”

「 滚雪球 」

9999.2亿元,在中国恒大的2016年半年业绩报告上,这个数字太引人注目,这家成立刚刚20年的民营企业,资产规模马上破万亿元。而就在几天前,100多年历史的招商局集团也宣布,加入万亿资产俱乐部。

各大房企2016年半年业绩对比(点击图片可放大查看)

中国恒大是一个典型的滚雪球发展企业,前期很慢,后期越来越快。自1996年成立后的十年,恒大一直偏安广东一隅,在地产界籍籍无名。2006年,恒大才开始向二线城市扩张,2009年,恒大赴港IPO,并开始向三线城市拓展。当年,该公司的合约销售额不过303亿元,位居全国第六,而今年,恒大的合约销售目标为3000亿元。当然,对于资产规模数千亿的企业来说,取得绝对数字的增长很容易,但要实现高速增长很难,毕竟基数太大。然而,在今年的前6个月里,恒大的资产规模增长了32%。

对于以地产为主的企业来说,资产无非三块:土地、物业和现金。三者之间的流转和配合,又形成了企业资产运行,土地被开发成物业,物业销售出现金,现金流上再加码借贷,买更多的地,卖更多的房子。

截至6月30日,恒大的土地储备达到了1.86亿平方米,大概相当于4.5个北京东城区的面积,在建工程面积6855万平方米,在建项目379个,集团现金总额(包括现金及现金等值物以及受限制现金)为2120亿元。维持如此规模的企业并不轻松,同期恒大的借款总额为3813亿元,公司就像大象在跳舞,平衡很难掌握。

许家印需要一直强调短开发周期、高去化速度、强融资手段,以及有效的拿地策略。好在他不是一个浪漫的人,也从未强调匠人情怀,一切都讲究快快快。对于这个曾经的锻钢技术员,房子就像流水线产品,只要设定好品类,规模化生产,便和304钢、螺纹钢没什么区别。

夏海钧介绍,目前恒大的产品系列分为三块,恒大华府等高端项目,占比10%;恒大名都、恒大雅苑、恒大绿洲等中端项目,占比70%,另外还有20%为针对富裕阶层的旅游地产项目。在全国各地,同一品类的恒大项目看起来都差不多,因为它们的确是由一套图纸派生下来的。

30多年前,蛰伏舞阳钢铁厂期间,许家印已经表现出管理的天赋。当时,他为车间制定了“生产管理三百条”,提出以身体打开幅度为标准的考核办法,并且在热处理和厚板生产线之间组建调度中心,由他来进行监控和组织生产。这种军事化的管理风格和高度集中的管控模式,被延续到了恒大。许家印曾亲自起草了几万条公司规章制度,并自始至终将设计、采购和工程发包等集中在集团层面。夏海钧称,标准化和集中化运营,保证了恒大项目的快速复制,同时让项目成本较同类企业下降20%。

快速的扩张,简单的复制,让恒大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地产企业,今年1-8月,恒大的权益销售额达到2237.5亿元,超过了万科。8月27-28日,恒大在全国7个项目同时开盘,两天内销售了70个亿。

然而,对于半年内资产规模增加超过2000亿元的中国恒大来说,快速销盘并不能完全解决它对资金的需求,它需要不断融资。融资有两种渠道,股权或债权,但恒大的净负债率已经达到92%,空间不大。与王石看淡控股权不同,许家印非常看重对公司的控制权,他与其夫人持有中国恒大的股份超过六成。

对于融资,许家印有另一种“玩法”,恒大可能是最喜欢永久资本工具的香港上市公司之一。仅2016年上半年,其永久资本工具权益便增加了402.65亿元,达到1160.02亿元,超过本公司股东应占权益2倍,永久资本工具持有人应占溢利也接近于本公司股东2倍。换句话说,许家印实际上在不断稀释自己的权益,但他不愿稀释表决权,让自己立于危墙之下。

「 新玩法 」

8月31日的业绩发布会上,没有一个记者提到恒大冰泉,大家似乎把它忘了。两年前,作为中国恒大多元化战略的第一步,恒大冰泉在恒大亚冠夺冠庆典上轰动亮相,许家印曾期许,2014年恒大冰泉的销售额达到100亿元人民币。实际上,当年恒大冰泉不过销售10.9亿元。时至2016年上半年,恒大地产以外的业务总收入不过82.69亿元,去除集团间业务收入,该公司其他业务收入仅为28.09亿元。

恒大2009-2016年历年总资产(点击图片可放大查看)

过去几年间,恒大在矿泉水、粮油和乳业方面投资不少,但阶段性的成果不如人意。2015年9月,恒大矿泉撤下了新三板上市申请,公司表示要将矿泉水业务和粮油、乳业整合成为农牧集团。业绩报告会上,谈及上述业务,中国恒大首席财务官潘大荣也只是匆匆带过:“目前已完成‘树品牌、布网点、占市场’的战略布局。”

“恒大有没有反思过农牧产业战略?”业绩发布会后,《中国企业家》记者通过邮件向公司管理层提出这个问题,没有获得答复。但接近恒大的人说,反思肯定是有的,尤其是矿泉水,定位高端,但产品包装和营销策略错位,钱花出去了,效果却不好。8月,随着产能从40万吨扩充到220万吨,恒大冰泉迎来了第二次降价,500ML装售价仅为2元,基本与其他饮用水持平。

自2015年开始,恒大转移了战线,农牧产业虽然毛利率高,但前期投资比重大,市场竞争充分,回报周期太长。当年,恒大开始大面积多维度发展,例如进入整形、院线、社区O2O等产业。与其说恒大是在拓展业务的多元化,不如说其开始侧重于资本运作,比如谋求一些快速上市的机会,试图在港股买壳,或在新三板挂牌。

2014年9月,中国恒大开始与韩国最大整形医院原辰医院合作,将资产装入恒大健康,次年2月,恒大健康通过买壳新传媒(00708.HK)在香港上市;2015年10月,中国恒大联合腾讯完成收购马斯葛(00136.HK),随后马斯葛更名恒腾网络,宣布进入互联网社区服务产业。2015年11月,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挂牌新三板(834338),2015年12月,以经营社区院线为主业的恒大文化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834899)挂牌新三板。

尽管起步晚,但恒大已经越来越接近于民营资本系,除了自己包装公司上市外,它还是当下A股市场最炙手可热的“金主”,已经有一类股票被定义为恒大概念股,无论控股还是参股,只要恒大一进入,股价立刻飙升。现在,已经有了25只恒大概念股,包括嘉凯城(000918.SZ)、万科A、廊坊发展(600149.SH)、金螳螂(002081.SZ)等。

其中,恒大已斥资36.1亿元收购嘉凯城52.78%股份,获得控股权。嘉凯城为内地中等规模开发商,在全国拥有约50个项目,剩余可售面积600万平方米。尽管夏海钧强调恒大收购嘉凯城的目的为项目资源,但由于嘉凯城与中国恒大的主营业务完全重合,违背了证监会有关同业竞争的禁止性规定,市场判断恒大借壳嘉凯城回归A股的可能性极大。

当然,是否借壳嘉凯城仍存在变数,毕竟恒大体量巨大,在它“射程”范围内的A股地产类公司还有几家。如廊坊发展,恒大一度通过二级市场获得了廊坊发展的控股权,但遭到了该公司原大股东廊坊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强势反击,现在两家持股比例近似,廊坊控股暂时重获控股权,但中国恒大在回复证监会询证函时,已明确表示要进一步增持廊坊发展。

8月,中国恒大斥资145.7亿元两次收购万科A股份,现已成为万科的第三大股东。市场传言,中国恒大受保监会之托,来解万科控股权之困,该说法遭到了中国恒大和万科的驳斥。但依照许家印一贯给人的豪客印象,加之其手中掌握了超过2000亿元的资金,中国最大和中国第二大房地产公司的重组不是没有想象空间。

当然,资本运作首先需要资本,没有什么比自己掌握融资渠道更保险的了。金融和实业混业经营的方式,万科的新股东们都了然于胸,宝能集团是先有了地产业务,再拓展的保险业务,安邦集团则以保险起家,随后进入地产行业,目前安邦是远洋地产股份有限公司(03377.HK)、金地集团(600383.SH)、金融街控股股份有限公司(000402.SZ)的第二大股东,以及保利房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048.SH)、华业资本(600240.SH)的第三大股东。

早在2015年,恒大已经布局金融行业,夏海钧表示恒大的目标是获得全金融牌照,实现金融控股公司与地产公司并驾齐驱的构架。当年11月,恒大以40亿元收购中新大东方人寿保险公司50%股权,更名恒大人寿,从而获得保险牌照,根据半年报,自收购以来,恒大人寿累计实现保费收入348.9亿元。当然,据记者了解,和安邦保险、前海人寿一样,恒大人寿的重点保险产品为万能险。正是由于万能险具有保险和理财的两面性,保监会近期出台新规,强调了万能险只能“姓保”,此项规定或对这些保险新秀带来中长期的资金压力。

2016年3月,恒大成立互联网金融服务公司恒大金服,该公司现已拥有保险经纪和保理牌照,次月,恒大再斥资百亿收购盛京银行内资股,现已成为盛京银行第一大股东,盛京银行下设消费金融公司,拥有消费金融牌照;2016年8月,恒大完成收购老牌支付公司集付通,从而拥有了支付牌照。市场消息称,中国恒大已计划申请小贷牌照。从中国恒大目前的布局来看,它接下来的目标应该是证券、基金、期货等主要金融牌照。

待许家印集齐所有金融牌照,“召唤金融控股公司神龙”指日可待。但正是由于他全面开花式的发展,恒大短期内不可能从高杠杆中解脱。

「 朋友圈 」

“许总去参加全国政协常委会了。”业绩发布会上,夏海钧解释许家印缺席的原因,随后他又补充了一句,“新世界的董事局主席郑家纯也去了。”

恒大管理层毫不讳言与新世界发展的亲厚,这是在2008年恒大第一次在香港IPO失败后,于患难中结下的友谊。“恒大暂停IPO后的三个月,我主要的精力都在香港,差不多可以说在那里上班了,瘦了四五斤。”许家印说。

2015年两会,许家印和华润集团董事长傅育宁坐在一起

在香港的三个月,许家印每个星期都要和新世界发展原主席郑裕彤吃一两次饭。不管多忙,每个星期他还要到郑家打牌,和郑裕彤锄大地,和郑家纯斗地主。虽然许家印不太会广东话,郑裕彤又不会普通话,但牌桌一支常常是一个通宵。可以想见,当时的许家印没有心情拿打牌作消遣,他手中正握着“痛苦之牌”。但牌桌上的事,怎么好说呢?常常牌运一变,牌局就变了,“痛苦之牌”就有了赢面。

通过打牌,许家印和时年80岁的郑裕彤成了忘年交。2008年6月,郑裕彤通过其控制的周大福以1.5亿美元入股恒大,占公司股份3.9%,郑裕彤还投资了7.8亿元人民币与恒大合作了两个项目。2009年10月19日,中国恒大(恒大地产)首日路演午餐会上,郑裕彤出现在现场,据当时在场的记者描述,被人团团围住,口口声声说恒大“买得抵”的郑裕彤,看上去更像当天的主人。

“现在的港商,已经不太能适应内地的玩法了。”地产界人士表示,于是李嘉诚和郑裕彤先后开始抛售内地物业,此举被市场解读为港商不看好内地市场,出逃避险。真实情况呢?2015年,新世界发展分两次向恒大出售1200万平米建筑面积的内地项目,几近清盘,套现339亿元。但几乎同时,郑家认购中国恒大15亿美元的永续债,他们仍然可以继续分享内地地产开发的收益。

祸兮福所伏,还是通过打牌,许家印加入了香港顶级富豪中的小圈子——大D会。大D会里,有他和郑家的牵线人—英皇集团主席杨受成,有中渝置地的老板张松桥、华人置业董事长刘銮雄等。现在,他们依然常聚,除了打牌,还一起做生意。

仅2015年,杨受成就卖了个壳——新传媒给许家印,刘銮雄将美国万通大厦以65亿元卖给许家印,张松桥以55亿元将中渝集团的92%股份卖给了许家印。2016年,恒大收购盛京银行内资股后,由于触碰港股公众股股东比例下限,许家印将手中盛京银行H股股份悉数出让给刘銮雄。

8月,紧跟着许家印的脚步,郑氏家族和张松桥一起入局万科股权之战,新世界御用券商鼎佩证券已持有万科H股8.84%,张松桥旗下私募基金Nexus Capital已持有万科H股11.54%。加之中国恒大已购入的6.82%股份,大D会可能已拥有万科集团8.35%股份。

当然,许家印在内地地产圈里,朋友不多,这可能是因为他把内地社交的精力放在了地产圈之外。通过足球,许家印和马云一起经营恒大淘宝。他还和阿里的竞争对手腾讯合作,合资成立恒腾网络。

就在许家印参加全国政协常委会的前几天,王石出现在亚布力企业家论坛上。作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企业家之一,王石曾经说过,企业家要远离政治。

回到2010年,许家印受聘母校武汉科技大学博士生导师,据说他从不到武汉开班授课,学生们要去广州得其亲授。次年,王石远赴哈佛求学。

这是两个人的两条路。

(王芳洁 wangfangjie@iceo.com.cn)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财经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