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冷眼看徒步之~~一个徒步研究员的苦恼


为了搞清楚徒步是怎么一回事,一位CVA研究员乘坐时空穿梭机,来到原始社会。研究员首先见到一群正在劳作的原始人。他问其中一位:“你们之前不是四脚着地的么?”原始人高举双手,在现代人面前晃了晃,生气的说:“我们早就学会直立行走,看的更远,双手也能腾出来做点弓箭棍棒,搭个房子什么的。”研究员问:“我搞不清徒步是怎么一回事,想向你请教。”原始人指着身边忙碌往来搬运食物的族人反问:“他们算不算在徒步呢?我记得为了躲避深林大火和野兽袭击,我们全族人刚从很远的地方走了几天才到这里栖息。”研究员埋头在笔记本上记到:“看来我穿梭的过头了,原始人从人猿揖别之后,就自然产生了步行这种运动形态。他们都是为生存四处奔走,可算无意识的原始徒步。”

       研究员再次穿越。这次他现身在一位欧洲新贵族的庄园里。刚经历了宗教改革和文艺复兴的欧洲,人人都觉得自己忒牛逼,人生目的是追求现实生活中的幸福。正在庄园用茶的伯爵大人忽见天外来客,惊讶之余充满好奇,热情的邀请研究员一同游历欧洲。研究员自我介绍后,问伯爵道:“伯爵阁下平日有外出徒步的习惯么?”伯爵大人向他夸耀道:“每周我都带着女眷和随从徒步游历本郡的田园风光,那叫一个爽啊。以前出门我都座马车,现在觉得走走也是挺有意思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可以看到很多平常看不到的风景。研究员先生,徒步和坐马车感觉完全不一样噢。”研究员想,养尊处优的伯爵舍马车而就步行,肯定有他自己的目的。

       似懂非懂的研究员决定穿越回国,听听国人对徒步的高见。他首先碰到的是正在西行的玄奘。偶遇高人,研究员喜出望外,上前一揖到底:“法师请慢,敢问此行所欲?”三藏法师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贫僧西行旨在布道佛学,研译佛经,普度众生。施主所为何事?”“大师不辞劳苦,涉足远游,可否称之为‘驴友’?”研究员问道。“贫僧孤陋寡闻,不知施主所指‘驴友’为何,贫僧西行取经,只为初心,个中冷暖凄苦,不足为外人道也。”研究员试探着继续问:“苦旅漫漫,大师何不放下行囊,归园田居?”三藏法师义正辞严道:“阿弥陀佛,我不入地狱,谁入!”研究员面带愧色,若有所悟,拜辞了三藏。

与三藏的对答让研究员豁然开朗,什么是徒步不能凭空抽象定义,要以发展的历史的眼光看待徒步,带不带目的,有没有意识是一个很重要的分水岭,不带目的、没有意识的并不是我们现在理解的那种徒步。想到这里,研究员忽然想起一件事。他拨通了华佗的手机:“华神医,别来无恙啊,上次请教你的问题还没回复我呢。”话筒那头急促传来神医的声音:“小子,你天天坐办公室搞研究,长期伏案少动,食滞难消,不生病才怪呢。我免费给你开个方子,劳逸结合,常外出走动走动,动摇则谷气消,血脉流通,病不得生。就像经常开闭的门,门轴不会生锈。”研究员刚想开口,那边华佗又说:“我正忙着给关二爷刮骨疗毒,没工夫跟你唠嗑,就这样吧。”华佗说完就挂了手机。研究员寻思,华神医徒步云游四海,治人无数,敢情他心情不错,一走百病消。

       回到国际市民体育联盟中国总部研究院,研究员觉得今天所见的人,所说的话,都从不同角度说到徒步的特点。稍作归纳总结,觉得徒步就那么回事,研究来研究去,研究价值真不如亲自走一遭产生的快感。

最后,他在工作日记中写道:“徒步的本质是一种有意识有目的的体育活动,通过双脚走动一定距离,达到既定目的。至于是什么目的,不同时代,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说法。”学者对这个定义其实并不满意,但已经尽力了,可以交差。他合上日记,决定边徒步边思考,也许有新的发现。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旅游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