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兴发娱乐xf881手机版专访芦苇:老板的膝盖不是献给90后,是献给好挣的钱(第914期)


 提示点击上方蓝字↑免费订阅编剧帮

来源:影视小黑屋 黑屋君/采访

9月16日,黑屋君采访了前来参加17日笔歌大师班讲座的名编剧芦苇,代表报名学员问了许多问题。芦苇一向以尖锐犀利的批评闻名,黑屋君此番交谈觉得十分酣畅淋漓,尤其是最后不由放声大笑。

编剧芦苇

什么都可教,唯独热爱不可教

黑屋君:芦苇老师,先问一个略显浅薄的问题,怎样修炼成您这样的编剧大神?

芦苇:每个人的经验不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途径。过去有句老话,天生我才必有用,你要发现自己的道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验 ,彼此的经验不可代替。

黑屋君:那么您的经验是什么?

芦苇:我觉得有两个 ,第一要热爱电影,第二个要下功夫去研究电影技巧。缺乏热爱是不行的。

黑屋君:热爱是要看很多片吗?

芦苇:什么都可以教,唯独热爱不可以教。我无法教别人如何热爱。

黑屋君:我们另外一位导师史建全说,前提是你得是一位文艺青年。

芦苇:文艺青年很多时候涵义是不一样的,起码我觉得,各色人等,所谓艺术青年,就是对艺术的热爱。史爷肯定是这个意思,起码有对文艺的热爱。

黑屋君:您个人是怎么修炼的。

芦苇:我一开始是学美术的,后来我发现美术和电影其实是互通的,可能就是移情了吧。

黑屋君:你怎么掌握这些写作技巧的,无师自通吗?

芦苇:没有无师自通的,还是要学习,看了大量的电影,其实我就是因为热爱。

黑屋君:艺术和商业能并行不悖吗?

芦苇:当然可以。比如《霸王别姬》是非常文艺的一部片子,但是票房在当年是奇高的。

注:1993年《霸王别姬》内地票房4000多万,但是平均电影票价是4元一张,以此推算当时观影人次超过1000万

我的标准非常简单

心有所动,心有所感,心有所悟

黑屋君:很多有文化底蕴的老一代创作者逐渐老去,新人登上舞台,契合更年轻的观众,但是在作品上经不起推敲,这个您怎么看?

芦苇:这和这个时代的风气有关系,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克隆时代。还有社会的环境和氛围,互联网的便利,也造成了很多希望以电脑代替自己创作的一部分人,整体的艺术质量必然下滑。技术的进步,有时候会带来品质的败坏,这只是例子。

黑屋君:这个有什么办法补救呢?

芦苇:你要意识到它给你带来的困惑和困境,你要突围,要冲出时代的局限。

黑屋君:上次我们对您的访谈,您提到了坚持是需要智慧的,突围也需要方法,那么具体是什么方法呢?

芦苇:这个要具体的看,要非常具体,要具体到某一个作品,没有办法抽象的说。首先表现在选材上,有的题材你不愿意写,这是一个选择的问题。

黑屋君:那您现在在选择题材上有什么标准?

芦苇:我的标准非常简单,心有所动,心有所感,心有所悟,那我就写,如果没有这三项的话,我就不写。

黑屋君:如果有大的商业题材找您来写,您会写吗?

芦苇:我还是有原则,我心有所动我就写。

黑屋君:令您心有所动的都是什么题材?

芦苇:我写过的都是我心有所动的。

黑屋君:比如现在很多大IP,比如鬼吹灯,盗墓笔记什么的,您写吗?

芦苇:《寻龙诀》也找过我,但我没有写,因为我对这个不了解,对这个题材也缺乏应有的感悟,所以我就没法写了。

生活底蕴对编剧更重要

黑屋君:请问每场戏产生的创作灵感来自于什么地方?

芦苇:每场独立的戏,一定是在整体的框架之下才发生作用,每场戏的灵感,是每个编剧自己的事情,也是每个编剧要独自面对的事情,因为每个人的经验是很不同的。

黑屋君:影视创作中最重要的是技巧,还是知识底蕴?

芦苇:我觉得知识底蕴肯定要大于技巧,我个人觉得是这个样子,技巧是自然而然的东西,他是个结果,不是原因。

黑屋君:生活经验感受更重要?还是对经典解读学习更重要?

芦苇:两个同样重要。

黑屋君:哪个更偏重一些呢?

芦苇:个人经验,这个经验,是属于每个人自己的个人经验,不能代替别人的经验。

互联网时代使得电影走下神坛

黑屋君:近些年电影叙事模式有了一些变化,比如主观化视角,非线性叙事的应用比以前普遍,能否谈一下互联网时代对于传统叙事的影响?

芦苇:没有体会,我对目前的互联网的东西,看的很少,所以我没法说我懂的有多少。但是根据电影的来看,互联网时代对于电影来讲是喜忧参半的,它的正面作用和负面作用同样大。

黑屋君:您觉得正面作用是什么呢?

芦苇:正面是电影变得不再神秘,不再让一般观众对于影视作品因为不了解而望而却步,因为互联网使得技术世俗化,社会化,使得电影人和影视作品不再神秘,比如现在三五千块钱就可以拍一部自己的作品,你只要有一个摄像机,就可以自己拍,自己剪,这在过去是无法想像的。技术的普及必然带来影视作品新的面貌,这是必然的。

黑屋君:那么不好的影响呢?

芦苇:负面的影响是,因为门槛的降低,很多人就把电影当作玩了,在以前,电影是玩不起的,你要做的话,就必须把它做成了。

黑屋君:批评家戴锦华说,这几年有个现象,叫“非电影,催生非观众”,比如综艺电影,粉丝电影,就是非电影,您对这个怎么看?

芦苇:我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没有深思过,但是我觉得这是在某种程度上电影走下神坛的一个必然过程,电影走下神坛有正面作用,也有负面作用,负面作用是电影不再变得过去那么高贵,那么经典,同时过去一些好的品质丧失掉了,这是它的损失。它的获得,是电影得以普及了,越来越大众化了。

黑屋君:您对最近出现的新导演怎么看?比如《路边野餐》的导演毕赣,比如最近刚得奖的《长江图》?

芦苇:我今年的任务特别重,一直在写剧本,看新影片的机会特别少,几乎都没看过,都是躲在山里写剧本,还经常开会,一直想着等我把剧本写完,找时间集中把这些新作品都看一下。

黑屋君:您觉得有些新人,用很低的成本做出电影,对于电影市场是一个好现象吗?

芦苇:当然是好现象,这是进步。首先在数量上普及了,电影不再神秘,电影的制作不再神秘,这是好事,也必然对于专业的影业人员提出更高的要求,使得专业人事达到一种更专业的品质。

注:今年的《路边野餐》、《长江图》引发了一轮文艺片热潮。

价值观一旦出现问题

它的美学观必然崩溃

黑屋君:您最近看的一部烂片是什么?有印象吗?

芦苇:最近几年看的烂片,《小时代》,很认真的看了,三部都看了,是作为研究去看的。价值观完全混乱,拜金主义,这是一个负面的价值观。价值观的腐烂,导致故事和影片质量全面崩溃。价值观混乱很可怕,中国社会的乱象,很多都是由于价值观混乱造成的,电影也是一样。《小时代》这种电影,它会培养出一批脑残粉。

黑屋君:它是在有一批脑残粉的基础上拍的。

芦苇:它是互为贻害,脑残粉也害了它,它反过来继续毒害脑残粉。

黑屋君:除了价值观,您觉得从美学上对它有什么评价吗?

芦苇:价值观一旦出现问题,它的美学观必然崩溃,必然是站不住脚,这个有很多例子。纳粹时代,纳粹的价值观,它有很好的技术,比如施塔芬《意志的胜利》,今天看起来,《意志的胜利》依然会使人感到不安,尽管它的拍摄在美学上有自己的特点,也有它的美学追求和美学风格,但是这部影片从本质上来讲是一部反动影片,它是跟人类的良知和价值观背道而驰的。

黑屋君:但是至少,《意志的胜利》还有美学风格的震撼,郭敬明……

芦苇:很多价值观有问题的电影,都讲究包装,《意志的胜利》有包装,《小时代》也有包装,而且包装的很华丽,就跟我们在吃毒药的时候,它的包装是糖,这个并不奇怪。

黑屋君:有学员问,为什么大部分中国电影在故事上感觉有缺陷,为什么中国人不会讲故事?

芦苇:中国人不会讲故事这个说法,这是一个相对而言的,跟一些会讲故事的民族相比较,我们不会讲。比如《圣经》,我们中国人就从来讲不出来。

黑屋君:我们有《山海经》啊。

芦苇:《山海经》跟《圣经》的文化影响力和普及率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没有竞争性,我们把《山海经》作为一个茶余饭后的消遣,但是我们会把《圣经》作为一个很严肃的事情看待。

黑屋君:在创作中,制片人对剧本的意见违背自己初衷时,该如何保留自己的初衷?

芦苇:这个要说服制片人,但是当你说服不了的时候,我的态度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选择不合作。

黑屋君:有没有这种情况,剧本拍了,但是不是按照你的想法改的,拍出来就完全不是您的东西了,而且制片方自己修改的,这种事情在您身上发生过吗?

芦苇:有过,《秦颂》就被改过,每个编剧都会遇到这种情况。电影生产的特性,在制作上实际上大多数编剧都不参与制作,在制作过程中,改变了原著的内容,一方面,是他们不自由,另一方面,我们要看到两个结果,一是越改越好,另一方面是改的不如以前了。所以有的人会觉得没有安全感或者有撞大运的感觉,这种感觉很真实。

注:《山海经》是中国先秦古籍。一般认为主要记述的是古代神话、地理、物产、巫术、宗教、古史、医药、民俗、民族等方面的内容。

改编的最大难点是没有感觉

黑屋君:您觉得改编的难点在哪里?

芦苇:对我而言改编的最大难点是没有感觉。

黑屋君:有感觉呢?比如我们笔歌影视最近遇到的一个小说,没有什么戏剧框架,只有大量的生活素材。

芦苇:那就要赋予它戏剧方向,如果你有这种能力这种感觉,你就要赋予它这个方向。举例来说,比如《霸王别姬》的原小说,导演不满意,但是我们赋予它新的主题。《霸王别姬》原本是个世俗小说,我们把它改成一个戏曲经典,这之间的距离还是很大的,这个改变还是很大的。

黑屋君:很多人可能没有看过《霸王别姬》的原小说,您觉得改编最大的地方在哪里?

芦苇:这个变化太大了,改编与原来的方向完全不一样,小说有三万多字,剧本六万多字,这就是变化。

黑屋君:有没有把原来的框架完全推翻?

芦苇:一个是大团圆结局,一个是悲剧结局,我们已经彻底把方向扭转了,把指向完全改变了。

  

黑屋君:比如《狼图腾》呢?我个人觉得《狼图腾》是很难改编的,比如的大量的思辨和大量意识形态的东西。

芦苇:《狼图腾》的改编,我觉得他的主题很好,讲了一个生态环境在恶化,草原在退化,主题很好。小说内容也是触目惊心的。再加上我是一个老三届的学生,对于主角很了解,等于是写自己的经历,所以在创作的时候没有遇到很大的问题。

黑屋君:在跟法方的合作上,你觉得他们在思路上跟中国有什么区别?

芦苇:我觉得他们的价值观很明确,他们非常在乎价值观。用他们的话说就是一个有人文内涵的主题是非常必要的,但是对于我们的一些电影来说,是不在乎的,比如《小时代》就不在乎这个事儿,只要能赚钱,有粉丝欢呼就可以。

我们这个时代

是一个价值观失范的时代

黑屋君:有很多粉丝,他们甚至不知道什么是价值观,比方说关于剽窃……

芦苇:关于价值观取向的问题,已经超出电影的范畴。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价值观失范的时代,几十年前,尽管价值观有严重的问题,但是至少没有失范,但是没有失范,至少人们还愿意相信是正确的。今天我们各种各样的价值观导致的社会现象,我们不敢说他是正确的。这也会影响到电影的品质。比如小时代,金钱万能,有了金钱,女人也漂亮了也有社会地位了,也有话语权了,事实上不是这样,这是一个谎言。

黑屋君:今年国产电影质量下滑很厉害,票房也下滑,烂片扎堆,比如这些新电影,豆瓣评分超过5分的都很少,您怎么看?

芦苇:这是我们必然的,烂片扎堆,这是电影环境的必然结果,是我们早就预料到有这么一天。就像我们知道假货烂货充斥市场的时候,早晚就有崩溃的一天。这是有必然原因的。这是个很大的社会问题,作为创作者,我只能坚持我自己。

黑屋君:剧本创作的调研方式,如何做调研?

芦苇:我觉得调研非常重要,比如《霸王别姬》,我调研了将近半年的时间,了解京剧,了解京剧的历史,看了大量传记,看了两箱子的书,都做了笔记,这是起码的功课。如果不了解这些内容,创作是无从谈起的。

一个编剧不能独立思考

不能称之为编剧

黑屋君:现在很多编剧,接活接的很勤,没有时间去做调研……

芦苇:那是此类编剧自己的问题,他们自己愿意啊。

黑屋君:一个编剧在赚钱和文化野心上,怎么权衡?

芦苇:这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我也遇到过拿着大把钞票来找我写剧本的人,但是我写不了,就拒绝了。这是每个人的选择,每个人的选择不一样,而且每个人的处境也不一样。

黑屋君:最近有文章批评中国电影台词差、水、烂,在写好台词这方面,您有什么心得?

芦苇:台词是一部电影…… 电影是一个声画合一的东西,台词非常重要。目前中国电影台词比较糟糕,比如说有些人在生活中说话非常可爱风趣,而在某种场合讲究说不了话了,就要说套话了。编剧也是一样,有些编剧拿起笔来就说一些套话,这是很不好的习惯。

黑屋君:现在很多本子,一看台词,感觉语言就是被污染的,全是套话。

芦苇:语言是自己的选择,你可以随大流,但是你也可以选择生活中你认为最真实的语言。当你意识到套话和流行语是套话的时候,你会有意识的规避它,这是基本的独立思考的能力,一个编剧不能独立思考,不能称之为编剧。

黑屋君:芦苇老师,您有没有注意到这些年的电影很少出现复杂的人物形象了。无论是编剧还是导演,是不是丧失了描写复杂人物的能力?

芦苇:他们跟上了时代,也被时代所毒害了。

  

黑屋君:好像获得的商业成功越大,在这方面越无能。

芦苇:我们获得的这种成功,是廉价的成功。小时代的票房也不错啊。如同我们用污染环境的代价取得经济利益,创造利润的同时,毁掉生态环境,我们的电影也是一样的。

黑屋君:国产类型片种另类比较少,多数都是动作、爱情、喜剧,请问国产类型片多样化的突破和难点在哪儿?

芦苇:这个问题是市场追求和投资者的方向有关系,当绝大部分投资者都在考虑利润。电影有两个作用,娱乐和文化传承,但是我们现在把文化传承抹掉了。

黑屋君:但是资本追逐利润是它的本性,现在有些批评是说,现在的制片人,投资人不专业。

芦苇:我认为是权利的导向问题,影视环境权力导向问题,权力导向不鼓励深刻有文化品质有价值追问的电影的生产,这样就必然导致电影追求娱乐化,娱乐消费,把电影的思想性抽离了,就剩下一个华丽的躯壳和包装。电影文化很重要,你看《小时代》,在美国票房才五万美元。

我把这种电影叫做伪文艺

黑屋君:今年两个低成本的文艺片,《长江图》,《路边野餐》,这俩导演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导演都写诗,都在电影中大段地加入诗歌,对于这个您怎么看?

芦苇:这两部电影我没看过。一切的艺术手段电影都可以用。我看过一些很棒的电影,一句台词都不说,比如裸岛,一句台词都没有,但是看了依然感动。

黑屋君:现在的年轻导演的文艺片题材大致两个方向。一个是要有大量脱离语境的文艺语言,第二一定要是穷乡僻壤,我们的文艺片题材是不是可以更宽泛一些?

芦苇:这跟商业片是一样的,这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投机。我把这种电影叫做伪文艺。

黑屋君:您建议一个导演把自己的诗放进自己的电影吗?

芦苇:我不反对。这要看剧情的需要。比如塔可夫斯基的《镜子》,电影里有大量的诗,有很多还是导演父亲写的,依然非常震撼。当然也有很多伪文艺片,念一些不三不四的诗,装点门面。

跟人对话最大的尊重

就是真诚

黑屋君:芦苇老师说话一直都比较尖锐。不怕得罪人吗?

芦苇:我觉得跟人对话最大的尊重,就是真诚。我跟任何人对话都是平等的,如果说假话,那就是我把一个人看低了,或者看高了。

黑屋君:科波拉说创作的最重要原则就是诚实。

芦苇:对啊,美国新教最强调的就是诚实。这是一个社会风气问题,我们的社会导向不提倡诚实,我们现在都感受到现在生活里的假话太多,套话太多,这是我们社会风气引起的。你看美国人说话,开门见山。

黑屋君:这几年我看过的中国电影的关键问题在于不诚实,说假话,而且信以为真。

芦苇:对,你说到了问题的本质。按说我们现在是电影的黄金时代,现在荧幕达到了三万多块,按说是一个黄金时代,因为硬件达到了,但是我们软件太差了。大量的知识阶层根本不进电影院。这和当年经典电影出来之后万人空巷形成鲜明对比。现在很多人不相信电影质量,不屑于交流。我们现在电影丧失了对中年以上观众的吸引力,很多老板号称把膝盖献给90后,其实是把膝盖献给了90后口袋里的钱。他们觉得90后钱更好挣。

黑屋君:但是中年人更有钱啊?

芦苇:你要挣其他年龄层次的钱,你就要有赚这个年龄层次钱的能力,中年人不再那么容易被欺骗了。

编剧芦苇采访现场

笔歌影视大师班▽明天开幕

地址:北京行宫国际酒店论语厅(北京朝阳区石佛营东里155号)

《创作的规律》讲座   

上午  芦  苇  9:00开始  

下午  史建全  14:00开始

收费:1000RMB(通过编剧帮报名享受8折优惠)

报名请联系

斯想:15120073642 (可加微信)    

《笔歌影视创作论坛》 

晚19:00开始

嘉宾:芦苇、史建全、汪海林、宋方金、王力扶 、陈彤

论坛免费开放。但现场席位有限。

编剧帮招聘啦!

新媒体主编(影视行业) | 商务媒介(拓展)

影视策划(项目评估方向) |  产业记者(可兼职)

会计 |  执行策划 |  平面设计

以上职位均需2-3年影视行业及相关工作经验,简历与作品投递邮箱hr@bianjubang.com;合则约见;欢迎自荐/推荐,推荐成功者,大红包 奉上!

置顶编剧帮,每日不错过!

第一步:进入“编剧帮”微信公号,点击右上角头像符号。

第二步:开启置顶公众号选项。

提示:如果以上步骤没有成功,请确认下微信是不是更新到了最新版。(微信6.3.16)

自助关键词 

自由编剧、编剧工作室、编剧公司 求签约 / 代理 请回复 我是编剧

影视公司、投资公司 找剧本 / 项目 /编剧 请回复 我是公司

项目宣传、影视宣传 请回复 商务合作

回复我要加入分会 加入编剧帮各地分会(目前已开通以下城市:北京、上海、深圳、成都、杭州、韩国首尔、美国洛杉矶等)

专注为中国编剧服务

商务合作 :gangqinshi01(微信号)

投稿邮箱:yunying@bianjubang.com

联系电话:13520124071


微信ID:bianjubang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八卦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