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经济重磅信号弹 中国经济走势扑朔迷离


  经济重磅信号弹 中国经济走势扑朔迷离

  文/飞扬道金:V信fydj315

  2016年三季度中国经济“成绩单”下周即将公布,大家备受关注。针对中国经济的看法,很多人表示担忧。不过,北京高层日前给市场打了一针定心剂,三季度经济不仅延续了上半年的发展势头,又出现了不少积极变化,总体来看“好于预期”。尤其是就业,9月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低于5%,为近年来首次。

  中国经济走势扑朔迷离

  市场上主流的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目前碰到的经济下行,正表明,需求侧三驾马车已经无法为经济增长提供动力,因而,中国经济要实现长期稳定增长,必须倚重供给侧,实现经济增长的动能转换;在创新驱动和产业升级的基础上,实现供给质量不断优化,经济持续稳定增长。

  今年开年以来,高层间便就中国经济走势展开积极辩论。今年3月,张高丽向媒体表示中国经济一季度将实现开门红,到了明年便将海阔天空的论调。到了4月,在北京主持召开了由政府省长参加的经济形势座谈会。据与会者透露,在会议期间,释放出中国经济已经触底反弹的明确信号。

  然而,这股乐观气氛并未持续太久。5月9日,人民日报刊登一篇题为“开门首季问大势”的专文。在文中,“权威人士”明确表示:“中国经济运行不可能是U型,更不可能是V型,而是L型的走势。这个L型是一个阶段,不是一两年能过去的”。

  近日宏观经济数据趋好,亮点颇多。8月工业利润、煤价和货运价格反弹,房屋销售、发电量等数据强劲,显示中国经济的实际运行情况可能比预想的要好不少。同时,对比去年的情况来看,在宽松货币政策、财政支持以及房地产市场的推动下,今年不少经济指标也比去年有显著好转,显示今年经济运行要明显好于去年。

  三季度GDP增速或升至6.8%

  渣打银行发布最新报告认为,中国9月PMI数据显示三季度经济增长改善,预计三季度GDP增长或将由二季度的6.7%升至6.8%。

  报告指出,官方制造业PMI在8月强劲反弹至荣枯线50以上之后,9月稳定在50.4。该数据虽低于市场普遍预测的50.5,但仍推动三季度制造业月均PMI达50.2,高于二季度的50.1,且为近7个季度以来的峰值。渣打银行预计三季度GDP增长或将由二季度的6.7%升至6.8%,得益于政府的支持性政策,这一增长势头有望持续至四季度。

  兴业研究鲁政委也认为第三季度GDP可能反弹至6.8%,主要是因为在去年低基数作用下,金融业增速或出现上行。

  增长好转背后仍有隐忧

  然而,经济表现优于预期并不意味着中国经济进入触底反弹阶段,当前中国仍未找到支撑实体经济增长的着力点。

  中国经济严重依赖单一行业,风险积聚。我们采用统计局公布的2012年中国投入产出表进行了测算。结果发现,土地(服务业)和建筑业(剔除土木工程建设)每增加100元GDP,可以直接或间接为其它行业创造139元的需求,以此测算得出,土地服务和建筑业创造的经济需求占GDP的27%。今年上半年6.7个百分点的经济增长中,有33%、即2.2个百分点是由土地和建筑业拉动的。可以说,经济对地产依赖程度非常大。

  从其它国家的发展经验看,人口结构周期决定了地产周期。从2000-2030年中国各年龄段人口变化来看,老龄化趋势十分明显。16年以来行业市场再次火爆,其中有货币和非理性因素。考虑到经济对单一行业的依赖性,必须加强警惕。

  作为上游产业,土地市场蓬勃发展固然 有助于拉动中下游产业增长,但令人担忧的是,僵尸企业获得喘息的机会。

  目前来看,我国的经济增长虽已企稳,但新的增长点仍未浮现。从今年开年以来民间投资成断崖式下跌来看,具有领先指标作用的民间投资对于中国经济是否触底尚有疑虑,经济尚未形成一个健康的增长回路。

  海内外市场均有压力,如果通胀率温和上升趋势不变,再叠加年底欧洲政局及美国大选,12月份美联储加息的概率将大增。国内经济短期复苏,持续性仍待观察,货币宽松可能延后以及经济状况短期稳定。但土地新开工面积回落可能拖累经济增长,四季度经济依然有一定的下行压力。

  聚焦时事,为了把握经济动脉。目前对现货白银、天然气、原油投资有兴趣却无从下手或者已经在接触却并不理想的朋友,欢迎添加薇-信:fydj315,获取行情走势分析,交易策略技巧指导。

  世界经济是一个动态大环境,这个环境的变化,内外交汇,互有影响。中国经济存在一些内生性问题,但外部影响也很大。有的时候,就是外部影响内部,导致整个国民经济失序,所以对各种内外因素,要不停地做出可能性方面的判断,这是智库必须要做的事情,也是安邦咨询(ANBOUND)数十年来一直持续在做的事情。

  2014年以来,安邦咨询对中国经济各种潜在风险的各种可能性,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追踪研究,对各种潜在可能性进行比较分析,认为现在最大的风险,可能导致中国经济出现意外的还是人民币的汇率风险。中国经济环境的问题很多,放在一个周期里面看,都可能造成大问题,但就眼下而言最大的问题而言,还是人民币贬值的风险导致的问题最大。

  

  这主要是基于这样几个因素做出的判断。

  首先是资本储备。人民币汇率贬值将会导致中国政府动用大量的资本头寸去平衡,中国是一个大国,不坚守一定的底线,根本行不通,所以动用资本就会动用各种各样的外汇储备。而3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既是“一带一路”的关键,也是维持中国多得数不胜数的进口第一大国的命脉。这根本不是一个数量问题,而是因素之间影响和辐射的问题。对中国这样的全球化国家来说,外汇储备如果下降太快,真的动辄可能伤筋动骨。

  其次是汇率与利率的交互影响。汇率与利率是相关的,尤其中国是一个正利率国家,这与世界上大多数有经济影响力的国家不同。实际上,现在世界上有影响力的大国只有中国和美国这两个主要国家是正利率。其他国家发生的货币囤积现象,在中国没有发生,情况不严重。问题是,如果人民币汇率出现大幅贬值的话,则中国的利率水平出现逆周期上升的压力较大,金融秩序有可能出现混乱,这非常不利于中国经济增长的稳定。

  第三是经济秩序。进口与出口是交互影响的,人民币贬值对中国产品的出口有利,但这只是一个方面,尤其是在世界市场总需求疲软的今天,不能过高估计这种影响。另一个方面是对中国进口的影响。中国的粮食安全早就仰仗进口了,中国是很多农产品的世界第一进口大国,包括小麦和玉米。还有矿产和能源,大宗商品的进口对中国经济的稳定,有很大的影响。此外,国有企业的成套设备中,进口的比例比较高,这也势必会造成影响和冲击。所以,如果人民币出现大贬值,不仅仅对中国的全球贸易会产生影响,还会影响到中国经济体的稳定。我们估计,如果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到10的话,中国经济增长很难维持超过6.5%,只能艰难维持在5%到6%左右。

  第四是资本外流。如果人民币大幅贬值,不但世界市场对中国的投资将受到较大影响,而且资本外流也会更加严重,现在每个月有400-500亿美元的外流,而那个时候可能更严重,这势必又会导致政策的封锁,这样一来,失稳的政策又会导致投资环境出现大问题。实际上,近来人民币汇的震荡已经有加大的趋势,值得高度警惕。

  第五是中美的交互影响冲击资本市场。今年以来,耶伦掌舵的美联储立场非常不稳定,这是以前所没有过的情况。美联储的立场一旦意外转变,美国开始加息,则会导致美元走强,投资者对中国宏观经济和资产的负面情绪会立即加重,人民币必将出现贬值等较大的动荡,进而影响到中国并不稳定的资本市场,中国股市和债市出现大起大落是非常可能的。

  

  第六是债务。其中以美元计价的债券或债务的公司将遭到重创,零售和保险行业将会不如往年同期。科技行业由于20%-40%左右的成本需要进口完成,因此甚至包括手机的价格也会出现上涨。

  第七是负面的国际影响。以2014年末的数据来看,我国对外金融资产64087亿美元,对外负债46323亿美元,对外金融净资产17764亿美元。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的资本净输出国。一旦这种情况逆转,很多国际上的事情不能落地,或是会出现障碍,国际上的负面影响很大。现在已经有人叫喊:“不久之后中国就将向世界出口一种东西叫,衰退”,一旦人民币大幅贬值,类似这种声音势必会更大。

  第八是影响供给侧改革。人民币贬值,虽然国内通胀虽然未必会受到较大影响,但部分商品价格和服务价格出现上涨是完全可能的。供给侧改革最好是在稳定的环境中进行会相对顺利,如果市场秩序出现意外紊乱,则改革成效和改革措施均可能受到影响。

  总体来看,中国的问题虽多,但无论是房地产、地方债、国企改革,还是供给侧改革,都可以慢慢谈,从容议,慢慢改,唯有人民币汇率问题,掌控权并不完全在中国政府的手里,因此对外部风险因素的发现、防范和相应的系统机制建设,攸关中国未来一个时期的经济稳定,事关重大。现在怕就怕意外发生,一旦出现什么黑天鹅、半夜鸡叫之类的事情,中国正常情况下将会承受不起这样的风险,一系列的问题都会爆发,甚至成为经济崩溃的导火索。而中国未来如果可能与美国达成某种汇率稳定机制,不但对全世界市场具有重大贡献,对中国经济的稳定尤为重要。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财经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