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被人下药冒犯了美少妇,可她却不反抗反而很兴奋……


在滨海这样的沿海城市生活,如果你没有房贷的压力,收入还不错的话,其实还是挺舒服的。

 

我是一个人,毕业以后就暂时留在了这座城市,没有女朋友,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工资待遇还不错,所以我在这里的这几年还是挺快乐的。

 

当然,住在陶然水岸这种小区,是个意外,我的工资待遇还远远达不到支撑这样富人区级别的房租。我的一个关系不错的大学舍友,他是个富二代,在这里有一套房子,是留给他的婚房,家具一应俱全,他毕业后出国深造了,得知我在租房,就让我免费先住着了。

 

每天在这样的小区里出入,不仅能看到各类豪车,更能遇到各类阔太太。她们大都半老徐娘,但却打扮时髦,浑身名牌,散发着珠光宝气。

 

唯独她有些不一样。

 

她的年龄约莫三十来岁,但却气质卓然,那种气质不是名牌衣服和奢侈首饰带来的,那种漂亮,是天生的丽质,加上时光的雕琢,再融合了一定的涵养才出来的一种美丽。

 

让人看一眼,就过目难忘。

 

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或者说,一个正常的小男人,当然是不能免俗。

 

第一次的相遇并没有那么戏剧化,仅仅是最普通的相遇,我赶电梯,她帮我开了门,当时电梯里人还不少,我能注意到她,纯粹是因为她长的不错。

 

我站在她身后,她穿着一袭红色的紧身短裙,黑色的丝袜,高跟鞋,典型的轻熟女打扮。

 

这样的少妇熟女对于像我这样的小男人的诱惑无疑是致命的,从我进了电梯以后,就一直在她身后拿眼睛瞟她,如果不是她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旁边还牵着一个小男孩的小手,我的眼神恐怕还会更加肆无忌惮。

 

她身边的男人基本上是暴发户的典型代表,大腹便便,从后面看上去,就是个缸。

 

当然这也符合现在这个社会的分配,美色都跟金钱比较搭,所以看上去也并没有什么违和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郎才女貌的搭配太少见了。

 

至少在这个小区里,大部分都是像他们这样的搭配。

 

第一次相遇,除了她让人过目难忘的美貌,并没有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因此大约过了几天后,我就已经将她淡忘了。一个东西就是再好,她不属于你,你也不会瞎惦记。

 

这之后,九月来临,进入了我们广告行业所谓的‘金九银十’,也就是最忙碌的两个月,而我又在一家刚刚起步的广告公司,业务量不少,老板却不愿意在人力上多作投入,因此我们基本上拿着一个人的工资,但却干着两个人的活。

 

我们当然不傻,但老板承诺了忙完这两个月会有提成,而且给我们一次公费旅游的机会,旅游我没什么兴趣,但因为有提成,而且数额可观,我才答应继续干下去。

 

那是昏天黑地的一个月,我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加班状态,有的时候加班到太晚,就不回家了,老板给我们准备了床(这方面他绝对贴心)。

 

我们忙前忙后在公司住了一个月,不分昼夜,基本上没出过门,蓬头垢面,终于扛过了最忙的九月。

 

这天晚上,在甲方终于肯定了稿件后,已经是凌晨一点,我头昏脑涨,精神萎靡,突然感觉有点恶心,在这个烟雾缭绕,充满了烟臭味的空间里,一秒钟也不想多待,于是我便离开了公司,打车回到了陶然水岸。

 

我想洗个热水澡,然后躺在我那舒服的大床上美美的睡一觉。

 

没想到回到家,电梯刚一打开就吓了我一跳。

 

楼道深处蹲着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要不是楼道里有声控灯,凭我的胆量,早就吓尿了。

 

她见我从电梯走进来,似乎也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

 

我这才看清,竟然是她!

 

这是我第二次遇见她,但与第一次比起来,这次明显变得有些不一样。

 

不是因为时间太晚,而是因为她的穿着。

 

她穿着一身空姐的衣服,但仔细看去,那又不是真正的空姐的衣服,因为那明显是加工过的,比如上身太紧,领口又开的太宽,原本就夸张的事业线暴漏无疑,再比如,裙子短了很多,将她修长的美腿完全暴漏了出来,也紧了很多,将她饱满的臀部曲线勾勒的十分夸张。还比如,裙子底下还穿着性感的网袜。

 

作为宅男,我当然知道,这不是普通的空姐制服,它的学名叫做情。趣。内。衣。

 

我有些疑惑,为什么她穿着这样的衣服,大半夜的却站在这里?

 

我没忍住多看了她几眼,因为这样的绝色美人儿,穿着这样的‘衣服’,我大多数情况下,只能在岛国的爱情动作片里才能看到。这好不容易看到了真人版,还不得好好看看。

 

她十分窘迫,几乎抬不起头来,我也有些尴尬,不敢多看,低头故作镇定的走到门口,掏出钥匙开门,她往后站了站,就站在我门口的右边,似乎是看着我,我不敢抬头看她。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的缘故,愣是半天没有将钥匙捅进孔里去,结果她一开口,我手上的钥匙竟然也掉了。

 

“对不起。”她轻声说道。

 

我抬头看着她,一脸惊讶。她的眼睛有些红肿,梨花带雨,明显是哭过的。

 

“我把自己锁在外面了,能不能……”她看着我说道,“能不能让我先进去待一会儿。”

 

显然,把自己锁在外面了这个借口并骗不了我,这时候已经入秋,昼夜温差较大,这个时候已经很冷了,谁会穿成这样出门呢?

 

但确实,穿成这样,身上也没有地方装钱,出去投靠朋友和家人也不靠谱,呆在楼道里恐怕迟早要让邻居看到。

 

于是我便将她让了进来,她十分感激,跟我走了进来。

 

屋里当然就温暖多了,我打开灯,这回轮到我不好意思了,因为太忙的缘故,家里乱成一锅粥,来不及收拾,而且堆满了灰尘,到处一片狼藉,堆满了旧杂志和生活垃圾,不知道什么东西发霉了,散发出难闻的异味。

 

“不好意思啊,我很久没有回来了,屋里有点乱,让你见笑了。”我说着,连忙利索的整理房间。

 

她倒没有说什么,只是四下打量,问道,“你一个人住吗?”

 

“是啊。”我说道。

 

她没有再说什么,站在那里,抱着胳膊,像是一个受了伤的漂亮的宠物。她这样的尤物,站在这乱哄哄的屋子里,实在是有点突兀。

 

我有点后悔没有养成勤扫卫生的好习惯,早知道她要来,就应该早点回来打扫一番的。可谁又能知道,她今天会来呢?而且还是穿成这样。

 

我收拾完沙发上的东西,然后对一直站在原地动也没有动的她说,“坐吧,如果你不嫌弃。”

 

她这才坐在了沙发上,我站在那里,她坐的一低,胸前的‘风景’更加惹火,早就听说少妇的身材丰满,但还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夸张的。

 

她一抬头,我急忙错开眼神,她大概是发觉了,从我沙发上拉起一件我的运动外套穿上,这才显得不那么色情了。

 

“你饿么?我弄点东西给你吃?”我问道。

 

她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为了打破有些尴尬的气氛,我也坐在了沙发上,没想到我刚坐上,她就往边上挪了挪。

 

更加尴尬。我坐在那里,半天不知道要说什么。

 

“你……你今晚……是要住在这儿吧?”憋了半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问了这么一句。

 

她愣了一下,这才点点头,说道,“如果不打扰的话,我睡沙发就可以了,你不用管我。”

 

“那哪儿行。”我说道,“三个卧室呢,我给你收拾出一间来,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当然也可以睡我睡的那间主卧。”

 

她一愣,我才发现我的话有歧义,于是连忙说道,“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你睡主卧,我睡别的卧室。”

 

“不用啦,我睡次卧就行。”她说道。

 

我点点头,急忙走进一间朝阳的次卧,收拾了一番,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床套基本上都是新的,我只是扫了扫灰,拿出了一床被子给她铺好而已。

 

她走了进来,跟我一起铺好。

 

房间很小,这间卧室的灯光很是迷离,她穿成这样站在这里,不免有些不一样的气氛,我也没有说话,她也没有说话,我只好说道,“你要不要洗漱?”

 

“不必了,谢谢。”她说道。

 

“好,那……晚安。”我说着便走了出来,我走出来以后,她便将门关上了,过了会儿,我听到了卧室门反锁的声音。

 

回来的时候感觉困极了,但现在似乎又睡意全无,谁让家里来了这么个‘不速之客’呢。

 

洗澡的时候,我感觉有些异样的感觉,毕竟,屋子里此时此刻还住着那么一个性感尤物,我开始想象,她脱了衣服躺在床上的样子,或者她并没有脱衣服,而是还穿着那一身性感的衣服。

 

我的身体不知不觉的热了起来,我看到那东西有些不老实了。这不能怪我,我长这么大,连正儿八经的恋爱都没谈过呢,我这人在女人跟前比较笨,不像别人,花言巧语的,只有大一的时候,暗恋过一个姑娘,那姑娘叫李梦瑶,她长得很漂亮,尤其把头发披下来的时候,简直美得冒泡,我这人比较愚钝,不知道如何去追,只知道傻看。

 

后来架不住室友的怂恿,情人节的时候,竟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到人家楼下给人家摆蜡烛求爱。

 

我后来想,这大概是我人生中干的最傻逼的一件事。

 

结果出乎我的意料,我的女神竟然有所动,虽然她没有口头答应,但是她送了我一个的打火机。

 

在我的概念里,她这就算是答应了,我本来以为我的春天要来了,在宿舍里仰天长啸,兴奋的半夜睡不着觉,但没有想到,迎来的却是烈烈寒冬。

 

因为第二天我就看见她和别的男生抱在一起互啃,其激烈程度简直令人发指。

 

这让我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从此以后,我就对谈恋爱这事儿失去了兴趣,对女人想也没想过,更别说这么漂亮的女人了,虽然年龄比我大,但这种级别的美丽,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

 

我将被热水雾蒙住的镜子里用手擦了一块,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的模样,不禁心烦意乱。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梦里面全是她,我梦见我摸进了那个卧室,而门竟然没有锁,我进去以后,看到她就躺在床上,穿着那一身衣服,眼神无比魅惑的望着我。

 

我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呼吸急促,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她却十分热情,用她温柔的手抚摸我的身体,让我平静下来。

 

可我哪里还能平静,接下来的梦境我只有在岛国的爱情动作片里才见到过,我在梦里就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但那梦却又无比的真实,她用她的温柔,她少妇娴熟的身体,和本能的热情将我一次次带向了高峰。

 

醒来,睡衣里湿乎乎的一片,连被子上都湿了。

 

天已经大亮了,秋日的暖阳慵懒的照进室内,让一切都变得那么慵懒,我连忙换了衣服,出来,发现客厅里的一切都收拾的整整齐齐,跟昨天晚上那狼藉样行程了鲜明的对比。

 

不仅是客厅,我发现厨房餐厅卫生间这些地方都被收拾的井井有条,整洁的一尘不染。

 

我对女性骨子里收拾打扫屋子的这项本能佩服的五体投地。

 

我看了下表,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不必说,她已经走了,次卧的门开着,我走了过去,一切都叠的整整齐齐。

 

我走了过去,趴在枕头和被子上,用鼻子仔细的嗅着,企图找出她留下的味道,但偏偏她似乎什么都没有留下。

 

这让我有些失望。

 

我坐在客厅里发呆,突然看到茶几上摆着早餐,面包火腿和牛奶,牛奶杯下压着一张纸条,我将纸条拿了起来,上面写着一行娟秀的小字。

 

谢谢你昨晚的帮助,你是个好人。柳如月。

 

我这才知道她的名字,柳如月,我又轻轻念了一遍,觉得和她的人真配。

 

接下来的这段日子,我继续投入到了加班的冲锋队里去了,但我每天不管多晚,都坚持回家。哪怕第二天一早就有案子要提,在家只能待几个小时,我也要回家。

 

这让老板十分费解,他当然希望我住在公司,但见我并没有耽误工作,也便没有说什么。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每天坚持回家,只是希望从电梯出来,再看到她站在楼道里,然后跟我借宿。

 

然而令我失望的是,上次见面后的整整一个月时间,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她。

 

哪怕是我正常下班,也没有见到她,她家的门也是紧紧锁着的,没有见开过,我其实很想过去敲敲门,但苦于没有什么合适的借口,又担心开门的是她先生,那个锉缸。

 

整整一个月,再没有见到过她,哪怕只是一个背影。

 

我开始怀疑,我的艳遇是不是到此结束了,是啊,除了那张纸条外,她再没有留下任何东西,让我觉得好像就是做了一场梦,醒来以后,就消失殆尽了,了无痕迹。

 

十月过了以后,基本上就闲下来了,我可以正常的上下班,如果没有什么事,还可以早点回来。

 

我开始适应了正常的生活,当然,渐渐的,我也开始不再期盼她的出现,那场梦似乎已经结束了。

 

就在我几乎要将她淡忘的时候,她又恰如其时的出现了。

 

那天,我下班后吃过饭,正在家里看碟片,一个人呆的太久,学会了和自己相处,看碟片是一个不错的方法,尤其我比较爱看谍战片,那段时间,自从《暗算》火爆以后,谍战片突然变成了电视剧的主流,一大批优秀的谍战片如雨后春笋,铺天盖地而来,其中不乏质量上乘之作,像《潜伏》《悬崖》等,大概是导演们拍抗日片实在没创意,也没有观众了,于是乎找到了一个既可以继续主旋律,还可以吸引观众的剧种。

 

我正看的津津有味,突然听到隔壁传来了争吵声,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激烈的争吵,同时伴随着玻璃器皿重重摔在地上破碎的声音。

 

我的心顿时被揪了起来,凭我敏锐的洞察,从争吵声传过来的方向和争吵声音判断,这争吵声,正是来自她家。

 

我立刻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这时争吵声还在继续,并且更加激烈起来,我听见她哭了,同时还伴随着小孩的哭声。

 

一听到她哭了,我不禁十分揪心,很想过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很想帮帮她,可是想想,这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我以什么身份去阻止呢?邻居?这不是扯淡么?

 

我心急如焚,听见隔壁的声音越来越大,灵机一动,拿起电话,拨了110,让警察来解决这事当然最合适不过了。

 

我不禁为自己的机智默默赞叹,但让我失望的是,打了好几次,报警电话一直占线,我只好放弃。

 

这可怎么办?我心里还是胡思乱想,万一那男人是个暴力狂,在打她,这么打下去,她怎么受得了?

 

不行,我想,不管是以什么身份,我必须得去帮帮她。

 

念及此,我便没有再多考虑,快步向门口走去。

 

我刚拉开门走了出来,发现她家的门也开了,她的哭声大了起来… …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搞笑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